【第一百零三回】靓儿卍儿人微心阔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125期 2019-01-14 创建 播放:4144

介绍: 第一百零三回:“靓儿弃前嫌护灵柩,卍儿释新怨守绝密”。

这回里面就出现了靓儿和卍儿这两个丫头的名字,一定要懂得《红楼梦》的文本不是一部单纯写宝玉、黛玉、宝钗他们感情生活的书,它是以壮阔的画面展示了那个时代众多生命的生命轨迹和他们的悲欢离合、生死歌哭,其中包括很多的小丫头、小生命。

前面不是还写到雪雁和一个什么...

介绍: 第一百零三回:“靓儿弃前嫌护灵柩,卍儿释新怨守绝密”。

这回里面就出现了靓儿和卍儿这两个丫头的名字,一定要懂得《红楼梦》的文本不是一部单纯写宝玉、黛玉、宝钗他们感情生活的书,它是以壮阔的画面展示了那个时代众多生命的生命轨迹和他们的悲欢离合、生死歌哭,其中包括很多的小丫头、小生命。

前面不是还写到雪雁和一个什么丫头之间有点小纠纷呢?和赵姨娘的丫头叫小吉祥,当时赵姨娘的兄弟死了,要回家去参与丧事活动,要带小吉祥去,可是不愿意穿自己的白绫袄子,就欺负雪雁,让她把她的白绫袄子拿来给小吉祥穿,雪雁后来保护自己,就巧妙的拒绝了。

前面也写到了,黛玉沉湖升天之后留下了遗嘱,这样紫鹃得以赎身回家。那么紫鹃就把雪雁带回自己家了,后来她们就目睹了宁荣两府败了以后,府里一些丫头被拿到城门外头发卖,这个过程当中,紫鹃和雪雁在看到小吉祥被卖的时候,就拿银子把她买下来了,就等于把她救出来了。这些小人物,她们当年虽然有一些小恩怨,可是在关键时刻闪烁出了人性的光辉,互相救助,相濡以沫。

那么就说到靓儿,靓儿这个名字在古本里面有两种写法,一种写法就是靛儿,一个青年的青,一个决定的定,靛儿,靛是一种颜色,一种深蓝色。一种写法就是靓儿,一个青年的青,一个见到的见,我个人觉得它的写法就应该是靛儿。但是周汝昌先生他在定稿他的108回的汇校本的时候,他取了靓儿这个写法,所以在一百零三回,我采取周先生这样的一些写法,就是把这个丫头叫做靓儿。这个靓儿是跟谁结过对子啊?薛宝钗。

前面有一回写到在贾母这个地方,薛宝钗当时选秀失利,心情烦躁,这个时候靓儿就去问薛宝钗,当时是夏天,很热,说,我扇子没了,是不是姑娘把我扇子藏起来了呢?薛宝钗勃然大怒,指着她鼻子训她:“你要仔细。”薛宝钗而且借这个机会就说了一些话,连呛带棒抨击宝玉和黛玉。那么靓儿当时一看素日端庄平和的小姐居然这样,满脸溅珠,破口大骂,就吓坏了,赶紧跑开了,所以这个靓儿在心里头应该是不喜欢薛宝钗的。

但是到一百零三回就写到,靓儿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和紫鹃见到了,说起府里的种种情况,这回就知道薛家死光了,薛姨妈死了,薛蟠死了,薛宝钗也死了,三个人的灵柩都存在原来贾氏宗族的家庙叫做铁槛寺,但是后来荣国府,皇帝都赐给了粤海将军邬家了,这个铁槛寺改成邬家庙了,薛家这三个灵柩再不移走的话,就要被人家扔出去了。那么靓儿她和她的丈夫从事什么职业呢?他们贩运这个香扇,每年到南方去上货,然后运到北方来,再卖给北方的顾客,做这样的生意。她经常在运河里面乘船,南北来回航行。所以紫鹃就说你能不能够利用你南北贩货的方便,把薛家的三口棺木运到南方去埋葬,银子不够,我给你一些。

后来靓儿就同意了,就不计前嫌,她就不再计较当年薛宝钗因为一个扇子的事情,指着她鼻子大声呵斥。她就利用往南边去进货,就护送薛家灵柩到了金陵那边,交付薛家的祖坟那边,妥善的把他们埋葬了,这就体现出小说里面的一些小人物,不起眼,很卑微的生存,但实际上恰恰在这些小人物身上闪烁出人性善的光辉。

再说贾宝玉,贾宝玉终于摆脱了金荣的阻挠,在红衣女的协助下,顺利的登上了驶往南方的船只,那么这个段落里面就写到了宝玉他的内心活动。

且说宝玉坐上大船往南去,在离瓜州还有三百里的地方,遇上了大雨,船就暂泊码头。宝玉他就记住了他上船以前,那些帮助他的人,包括红衣女的叮嘱,就说你的褡裢,就是搁在肩膀上装东西的行囊,要不离身,要注意周围人的动静,以防失盗。他就移到篷窗前,朝外望去,只见烟雨迷蒙,水天相连,禁不住心中旋出一派春愁,万种悲思。一路上,他细想从前,先想那林黛玉,情浓意酽,如醉如痴。都说那黛玉是神仙,他此时倒半信半疑起来,若说是神仙,何以有那么多的人间娇嗔、凡俗纠缠?

又想那史湘云,耳边如有那脆亮笛音,那笛音转瞬却又转成洞箫哀鸣,海棠葩吐丹砂,芍药落红成阵,孤鹜追霞,仙鹤冲月,如此生灵,听说被牵到发卖场去售卖,被人给牵走了。遭此荼毒,难道从此永隔,竟不知所终?

再想起薛宝钗,任是无情也动人,她未负我我负她,如今灵柩不知尚存否?更有岳母与妻兄的灵柩在一起,昔日堂堂皇商家,飞人寻常百姓燕,燕子呢喃问归处,却是游魂暗哭声!又不免想起元、迎、探、惜诸姐妹,贾氏四个姐妹,名字的头一个字连起来,谐音“原应叹息”,现在这四个人,元春惨死,迎春也惨死,探春远嫁番帮,惜春缁衣乞食,不知流落到何处。就想起她们香魂不知何处去,风尘天涯度余生!

又想起了父母,想起了祖母,想起了凤姐姐,想起了平儿,想起了巧姐。还有那麝月、莺儿、玉钏、秋纹、春燕、碧痕、佳蕙、琥珀、珍珠、玻璃、翡翠、玛瑙、丰儿、银蝶、绣鸾、绣凤、入画、彩屏、小鹊、小吉祥儿都流散到哪里去了?妒花风雨,正在怎样摧残她们!而自己空有那绛洞花王的名号,又何曾能呵护她们分毫!也想起了珍大奶奶并佩凤等,劫后残生,如煎如熬。

还不免想起珠大嫂子,诗社掌门,笑语平章,唯她独好,多多保重!又想到薛宝琴,如今不在梅边在哪边?更有邢岫烟,颤颤巍巍如在眼前,何时再一起纵论妙玉,挥洒臧否?又想到那妙玉如镜中之花,可赏而不可触,虽她与李纨一样列于罪家之外,其前途也足令人担忧。按宝玉在前数月因劫难连踵而至,愈演愈烈,身心备受摧残,自顾不暇,竟无隙将众人一一思念怀想,趁这次顺河而下,桨声橹音中,倒能将心思转到众人身上,虽悲哀惆怅,亦甚感痛快,又因经历了种种大灾大难大惊大险,目睹了种种大恶大丑大奇大怪,却少了眼泪,多了心泉。那船篷外的雨渐渐的,淅淅沥沥下了两天。宝玉也曾经上岸吃饭住店,到第三天,雨过天晴,船主找来人补篷,招呼众客官说午后启碇直往瓜州。

这样宝玉通过在船上梳理一番自己的心绪,就超越了一般的悲痛,体会到了人生的这种既离奇,其实又平常的这种滋味。

那么后来就写宝玉南下的同时,在京城那边出了一件事。当时因为南方出现灾情,皇帝就派忠顺王去视察监理修复江南的海塘塌陷,忠顺王就准备了一个浩荡的船队南下去执行皇帝交代给他的任务。可是就在忠顺王的船队要出发的时候,他的下属,首先是王府的长史官就发现,这宝玉并没有南下,还藏在京城,手里拿着一个带铜钱的竹竿唱莲花落,在京城的河岸上,分明就是一个宝玉。所以赶紧就把他抓起来了,抓完以后,这个宝玉就嚷,说你们抓我干什么,为什么抓我?说你应该是南下,你怎么待在这呢?说我怎么不能待在这?我是甄宝玉。谁说你是假的了?你就是宝玉。

闹了半天,他们所抓获的是甄宝玉。甄宝玉他并没有被勒令必须返乡到金陵去生活,所以他流落到北方打莲花落谋生,就是乞巧为生了。那么忠顺王就觉得很膈应,不管你是真的假的,因为我太太说了,老太太觉得是有一个叫宝玉的克了她,这个人还不能杀,必须要流放到千里之外,所以在南下的船队当中有一只囚犯船,当时就也押着王熙凤南下。所以囚犯舱,男舱、女舱就隔一层板,一边就押着王熙凤,一边就押着甄宝玉,就一起南下。

那么贾宝玉到了南方以后,就到了一处客店叫“卍福居”,这个卍不是一般的写法,是佛寺墙上和有时候在佛的身上所出现的那样一种符号,也可以读作“卍”,原来这家卍福居就是流落到那,他当年的小厮焙茗和他娶的媳妇卍儿所开的一个店。

那么经过一番曲折的情况,宝玉终于和焙茗又遇上了,焙茗就要求卍儿要绝对嘴严守秘密,不能够泄露宝玉的行踪,卍儿当时就答应了,卍儿她一回想起当年她和焙茗在宁国府一间屋子,那屋子里面挂着一幅美人画,宝玉去看那个美人画的时候,发现她和焙茗正在做爱。那么这个在那个社会,那种府第里面,卍儿这种行为是死罪,如果被贾珍、尤氏知道了,会受到很严厉的处罚,但是宝玉告诉她,我绝不告诉任何人,维护了他和焙茗的这段感情,所以后来她嫁给焙茗以后,当她闹清楚宝玉流落到江南以后,她就决心和焙茗一起来维护宝玉,严守秘密,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